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王羲之行书《奉橘帖》鉴赏

时间:2019-12-28 00:11:23编辑:罗生门橘子

《奉橘帖》是东晋朝王羲之创作的书法作品。王羲之行书《奉橘帖》,与《何如帖》、《平安帖》连为一纸。

释文

奉橘三百枚,霜未降,未可多得。

大意

奉送上橘子三百枚。由于还未到霜降,未能多采摘。

备注

关于橘子待到霜降后采摘,据浙江省农业科学院柑桔研究所副研究员石学根介绍:“按照节气,柑橘采摘期大多在霜降之后,霜降过后,天气变冷,橘子的酸度降低,糖度提高,橘皮变黄。”

考证

《奉橘帖》“奉橘”二字损,可辨识,第二行第一字残损过半。从《奉橘帖》行文看,文义可与《何如帖》连属。唐代褚遂良《右军书目》“行(草)书都五十八卷”第六卷载有“羲之白,不审尊体比复如何,五行”一帖。《奉橘帖》若与《何如帖》相合,正为五行。《后山诗话》载北宋黄庭坚评韦应物(韦苏州)语:“韦苏州诗云:‘怜君卧病思新橘,试摘才酸亦未黄。书后欲题三百颗,洞庭须待满林霜。’余往以谓盖用右军帖云‘赠子黄甘三百’者。比见右军一帖云:‘橘三百枚,霜未降,未可多得。’苏州盖取诸此。”南宋韩彦直《橘录》云:“早黄橘,著花,结子,比其类独早。秋始半,其心已丹,千头方酸,而早黄桔之微甘已回齿颊矣!王右军帖有曰:‘奉橘三百枚,霜未降,未可多得’。岂是类邪?”

书法欣赏

点画与书风

《奉橘帖》虽聊聊数字,但各各不同,有的方折,峻棱毕现,有的圆转,圭角不露,视若轻盈,实则厚实,墨色湛润,神闲态浓,中锋、侧锋并用,聊聊数字,令人回味无穷。……《奉橘帖》二行,是王羲之行书的主流风貌,点画的行态,灵活多变,意趣丰富,且书风坦然清纯,字字挺立,体态舒朗,结体的纵横聚散恰到好处,其造型大多是圆润的椭圆形,有轻灵之感。

楷书化用笔

邱振中在《楷书笔法的形成》一节中对《奉橘帖》等帖加以分析:从王羲之《何如帖》、《奉橘帖》等作品中接近楷书的字体,以及王徽之《新月帖》、王献之《二十九日帖》(按:亦名《廿九日帖》)、王僧虔《太子舍人帖》中夹杂的楷体字来看,魏晋南北朝时期书法,“随点画行进而用笔不间断的变化有了很大的改变:运笔的变化逐渐移至笔画的端部和弯折处,王羲之诸帖中虽然绞转成分比草书中大为减少,但不少字中仍然可以看出行进中笔毫锥面的转动;王徽之、王献之二帖绞转笔法便所剩无几,平直笔画明显增多;至于王僧虔,部分笔画的端部被强调、夸张。”

关于“楷书用笔”形成原因,邱振中在文章中论述:“隶书经过章草发展为今草的同时,沿着另一条线索发展为楷书。……频繁的使转是隶书用笔特征之所在,它也有利于草书的连写,但不是能适应点画简洁的楷书的要求,于是绞转行笔的曲线轨迹又渐渐拉平。”“点画趋于平直的同时,复杂、频繁的绞转不断趋于简化,因此点画边廓越来越简单,越来越规整。……用笔的重心移至笔画端部及折点,是楷书形成所带来的必然结果。它能很好地适应楷书方折分明的结构。夸张端部及折点,既能使点画更为醒目,也能弥补绞转减少、笔画平直所带来的审美的损失。”

行气与轴线《奉橘帖》虽两行文字,字势行气也变化丰富:首行由于“三”、“枚”两字左移,将较垂直的轴线行呈曲线分布。

其次,“三”字的末笔横画右移,“百”字右横折左倾,将字势与行气联动起来,形成第一个曲线。其后“枚”虽整体向左欹侧,但末字用力向右下,使笔势均衡。“霜未降”三字通过主笔的映带,使行轴线再次形成弧线。曲线行轴线的使用,赋予作品以律动,有音乐之感。

王献之有草书《送梨帖》,内容与《奉橘帖》略似。《送梨帖》云:“今送梨三百。晚雪,殊不能佳。”其首行字势行气也与《奉橘帖》相近。

结体与布白

《奉橘帖》无王羲之尺牍中“羲之白”、“羲之顿首”、“不具”等尺牍书写格式,应为便函。信中所说“奉橘三百枚”,是送给亲友的。与“平安三帖”中的《平安帖》、《何如帖》比较,《奉橘帖》有不同的面貌。书法有成熟的风格面目,已进入创造境界;在已有风格的基础上,一件作品一个面目,则是更高的境界,从“平安三帖”的不同风格,可感知王羲之的创造力。

《奉橘帖》首先是结体宽松。王羲之的字,中宫多紧密(王羲之前期作品《姨母帖》中宫则较宽。缘于《姨母帖》较多隶意,结体平正),而《奉橘帖》结体不取平正,左低右高(左低右高较符合人的视觉与书写习惯)。《奉橘帖》其次是笔意活脱。“活脱”除与中宫宽、略倾斜有关外,更源于笔致的丰富和结字的巧妙。笔致的变化来自用笔的轻重提按与转笔调锋。

以“块”、“面”的造型角度观察,“奉橘”两字的紧密,与“三百枚”三字的疏朗,形成大的反差;另外,“可多得”三字用笔轻灵流动,也与右行“奉橘”等字的厚重也形成反差。反差关系增强了作品丰富的内涵。以单字分析,“三”字点画虽全为短横,而起笔略方,收笔较圆。一方一圆,加之三横角度不同,姿态各异。再如“得”字,布白天然,笔画又无处不曲。偏旁“寸”字笔锋调转微妙,尤其是最后一点,出人意料,反手书成。《奉橘帖》诸多微妙之处,并非全部都是经营安排,而是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(南宋陆游语)。因此,凡书法绝妙之迹,处处可学,亦处处不可学,书画在法,而其妙在人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