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狄仁杰智破盗墓案的故事

时间:2019-12-27 23:57:36编辑:琳迦

狄仁杰刚出任胡州刺史,这里就陆续出了几起盗墓案。先是隋朝大将宇文德的陵墓被盗,接着又是当朝宰辅郑良弼的祖坟被挖。狄仁杰下令各地县令加派人手,一边查案件线索,一边清点失物。

宰辅郑良弼对自家祖坟被挖一事很是恼火,前来质问狄仁杰何时破案,狄仁杰说:“启禀丞相,三个月不破案,下官提帽来见。”郑良弼听到狄仁杰这么说,也不敢再逼。

随后,案发地的两个县令来到衙门回禀案情。滨河县县令经过一番调查,发现宇文德墓中最为重要的是一幅绫罗画卷。“此画卷作者已不可考,但卷中内容演绎千年王朝更迭。”滨河县县令向狄仁杰禀报,并呈上一件宇文家家藏摹本,真本内容更多。

郑良弼家住昌河县,昌河县县令不敢怠慢,将查来的情况禀报:“据郑丞相家人所言,其祖上乃一介寒儒,并无半点金银之物,倒是有些经卷,当年随祖父落葬了。”

两个县令走后,狄仁杰打开滨河县县令留下的那幅摹本。只见一幅运河水系图中,一条巨龙隐约可见,而龙头侧向之处,分明就是帝都长安。这意味着什么呢?狄仁杰想了许久,也没什么头绪。等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便拿定了主意:这幅图若是交到皇帝手中,也许可以减轻所受的责罚。

狄仁杰拿过滨河县县令报上来的宇文家祖坟失物清单,只见上面写的有:玉如意二十件;玛瑙若干;画卷一幅……其中一件玉雕美人逾五尺,此物之大,轻易无法取走。于是,狄仁杰命缉捕班头邓鄂暗中带人追查此物,自己则带人微服私访,他要看一看滨河县宇文家祖坟和昌河县郑良弼家祖坟。

宇文家祖坟位于滨河县凉山的山腰,一路走来,狄仁杰注意到沿途有深深的车辙印迹。县令称:“经查,数辆大车顺山而下,负重而行,直达官道,然后向东而行。”不知不觉间,狄仁杰一行来到宇文家祖坟前。坟墓被挖开一个直径约三尺的大洞。洞口泥土平整。洞内还挖有台阶,一级一级直入洞底。要想把盗墓的活儿做得如此干净利落,不是摸金老手实难做到。

墓里空空如也,就连宇文家上辈遗骸也被挖出,在后山被焚烧了。县令意味深长地说:“宇文家并没有多说什么。”狄仁杰听得出县令的潜台词。若今朝还是隋朝,宇文家又怎么会息事宁人?

昌河县郑良弼家的祖坟完全不似宇文家的模样,盗墓贼掀翻了墓碑,顺着墓碑往下开了个大洞。有数十个黑衣人守在洞口。狄仁杰有心想下去看看,却被为首的黑衣人拦住了:“丞相有令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狄仁杰讪讪而退。他四下看了看,忽然发现不远处的草丛中躺着一块墓碑,墓碑正面向上,干干净净,一点尘土也没有。

三天后,狄仁杰回到胡州刺史府。邓鄂前来禀报,说他这几日连续暗中追查,发现宇文家祖坟被盗后的当天傍晚,曾有人在官道见到一乘十六抬大轿从滨河直往昌河而去,轿后还跟着五辆大车。十六抬大轿,那是朝中二品大员才有的待遇。

狄仁杰觉得要想运走那五尺的玉雕美人,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一大车掩盖好,如今想来,那大轿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“那轿子一路去了哪里?”狄仁杰问道。“丞相老家。”邓鄂答道。狄仁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“你亲自带人暗中盯住。”狄仁杰向邓鄂下令。在前几日,狄仁杰已将运河龙图送往帝都,皇帝密诏,让狄仁杰彻查真本下落。

转眼两个月过去,邓鄂将摸到的情况飞鸽传书,报知狄仁杰:一群黑衣人簇拥着大轿和五辆大车,乘夜离开丞相老宅,径直前往郑家祖坟而来。随后,狄仁杰来到滨河县,着滨河县县令率县内三千精兵前往昌河县,缉拿盗墓贼。来到郑丞相家的祖坟,数十名黑衣人守卫,然而在军队面前也无能为力。狄仁杰一挥手,一干人等顺着盗洞进了郑家祖坟。墓穴里,有珍宝玉器,有玉雕美人,还有一幅画卷。狄仁杰将画卷拾起,藏在袖内。

那数十名黑衣人被抓捕后,一经审讯,果然是盗墓贼。为首者亲口承认,是郑丞相无意中获知宇文家祖坟里的陪葬品价值连城,这才找到他们,挖墓盗宝。随后,郑丞相又令家丁掘开自家祖坟,目的是将宇文家祖坟里的东西藏到自家祖坟中。“当官的,除了皇帝,谁敢动丞相家的祖坟呢?”黑衣人供认不讳。

郑良弼的罪名是图谋造反,被判斩立决。行刑前,郑良弼要求见狄仁杰一面。“你是怎么怀疑到我头上的?”郑良弼问道。

“宇文家祖坟盗洞齐整,一看就是高手所为,而你家祖坟仓促挖开,盗墓贼却将墓碑规规矩矩地正面向上放好,此疑一;宇文家祖坟被盗,当天滨河县官道出现十六抬大轿,后跟五辆大车,直奔你老家府上,地方官吏虽有疑心,却不敢查,此疑二;当然,这一切都不是本官最初发现的疑点,疑点是那幅运河图。

此图固然事关社稷,可在这太平年间,普通人盗走之后,根本毫无用处,唯独你,位极人臣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才可以有问鼎天下的想法。可是你费尽心机弄来的画卷,里面究竟是什么内容,你清楚吗?”随后,狄仁杰轻声在郑良弼耳边说了两句话,郑良弼摇着头闭上双目。原来,真迹比摹本多了两句诗:“拟把隋都比咸阳,盛唐再胜汉百年。”意思是说大唐比汉朝还要长寿百余年呢!

本文标签: 狄仁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