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狄仁杰智断盗树案的故事

时间:2019-12-27 23:57:36编辑:琳迦

这是狄仁杰被贬彭泽县以来所断的第一个案子。

唐武后天授元年,天热得格外惨烈。虽然立秋多日,依然不见转凉。一天,狄仁杰正在县衙小歇,忽听衙役来报,有人递来诉状,是盗树案。

又是盗树案。狄仁杰不免想起高宗朝武卫将军善才的事。因为他的部下盗伐了昭陵一株柏,高宗要对他处以极刑。为昭陵一棵树就要杀一位将军,这是狄仁杰所不愿看到的,因此与高宗发生争执,差点被放逐。不过为社稷,他觉得值。

近日翻阅本县卷宗,发现地方豪强势力有所抬头,他们勾结官府,巧夺豪取,对老百姓栽赃陷害,造成不少冤案。盗树案又一次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。他不知道这次水有多深,反正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狄仁杰决定压一压豪强的气焰,这时告状人在衙前指名道姓喊叫:“都说狄怀英断案如神,这盗树案若问不清,断不明就是浪得虚名。”原告咄咄逼人,看情形只好立即升堂。

告状的是一位老者,他状告同村小三盗伐他西园中的一株花梨木。跪在一旁的小三则称花梨木是自家东园采伐的。双方争论不休。狄仁杰不顾天气炎热,命人把花梨木抬到现场比对。先去西园,发现锯口不吻合,树桩断面西高东低,树干断面则一字平。众衙役说:“大人不用断,案子明显不过,这位老人家是诬告,理应反坐。”老者坚持说树是他家的。狄仁杰说:“本县断案,旁人不得多嘴!”

面对两株梨花木,狄仁杰双眉紧锁,他端详了再端详,一忽儿沉思,一忽儿嗟吁。狄仁杰有个习惯,案子越是一目了然越不相信表象,往往都是从蛛丝马迹中发现别有洞天。不过,眼前的案子让他确信不是豪强恃强凌弱,确属一般偷盗案件,再去东园时心情便轻松了许多。通过比对,花梨木的树干与树桩大小粗细相等,锯口走向一致,不觉“咦”了一声,蹲下去仔细观察,最后立起身,嘘了一口气。

回到县衙已是午未时分。狄仁杰立即升堂。他对小三说:“小三,你可知罪?”小三吓出了一身冷汗说:“大人,小人何罪之有?”“你盗伐老者西园中的花梨木,还不从实招来!”“大人,这不是实事,小人冤枉。”狄仁杰一拍惊堂木说:“你还敢信口雌黄,本县就让你心服口服。”

狄仁杰说:“西园当北风,生长的树木表皮光滑,但长速缓慢,东园背风,树木表皮粗糙,长势较快。这株花梨木表皮光滑,必是出自西园。牛马论年齿,树木有年轮,我数过。这株花梨木有102年,与西园中树桩年龄分毫不差,你家园子的花梨木虽然大小粗细一致,锯口也吻合,但树龄只有97年,你说,本县冤枉你么?”

狄仁杰再拍惊堂木说:“大胆毛贼,竟敢使奸耍滑,妄想蒙混过关,你究竟做了哪些手脚,不懂大刑你如何肯招!”众衙役一声吆喝,老者忽然朝堂前一跪说:“狄大人暂缓用刑,这不关小三的事,是在下故意将花梨木截短了三尺。”

狄大人一头雾水说:“这是为何?你既状告他偷盗,如此一来不是南辕北辙么?”老者说:“东园西园都是我家先生的,是先生要我这么做。”狄仁杰大怒说:“这是无事生非,来人,本县要治他个扰乱公堂之罪!”这时衙役报说:“有位管先生求见!”狄仁杰忙起身说:“快快请进!”话音未落,管先生已步入公堂说:“狄大人,老朽领罪来了!”狄仁杰说:“老先生何出此言,本官实在不明白!”

管先生说:“堂下跪着的一个是老朽的管家,一个是犬子。久闻狄大人断案如神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因此导演了这出戏,近日亲见狄大人断案,令老朽佩服的五体投地,老朽甘愿领罪。”说着,朝狄大人深深地鞠了一躬。狄仁杰扶起管先生说:“老先生何罪之有,你对怀英的关爱,让怀英诚惶诚恐,怀英早就想去拜访老先生,只是公务繁冗,还请老先生恕罪!”管先生说:“我也早该来拜访大人,没想到是这样见面。”二人开怀大笑。

狄仁杰说:“我们后堂用茶!”管先生说:“依大人。”忽然回头对堂下跪着的一老一小说:“还不快回去把那截下的三尺花梨木送匾局,为狄大人镶两块好匾,老朽要亲笔书写,一块写‘解民倒悬’,一块就写‘断案如神’。”狄仁杰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,老先生这不是让狄某汗颜么?”管先生说:“你是我朝中流砥柱,你不敢当谁敢当?走,我们后堂喝茶!”两人手拉手,一路谈笑风生。

这位管先生与狄仁杰同字,叫管怀英,曾在扬州治下任县令,与狄仁杰神交已久,闻来俊臣陷害狄仁杰,奸佞当道,忠臣受屈,愤而辞官。审了一天的盗树案就这样收场了。

本文标签: 狄仁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