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狄仁杰智夺集翠裘的故事

时间:2019-12-27 23:57:38编辑:琳迦

大周武皇神功二年,南海有人来到京城,向女皇武则天进献了一件百鸟羽皮缝制的皮衣,名叫“集翠裘”。珍贵奇丽,世所罕见。女皇赏赐了进献皮衣的那人百两黄金,然后回到后宫。“宠妃”张昌宗赶紧迎了出来。

这个二十几岁的男人,一见女皇的面,就像个娘儿们一样,一下扑上来伏在女皇的肩膀上,撒起娇来:“万岁,这一上午没见到万岁,可想死奴才了。”说着,叭的一声在武则天的脸上亲了一下。女皇心里高兴,就拍着张昌宗的肩膀说:“宝贝,难得你这么想着朕,好啊,朕也不让你白想,朕重重有赏。”说着,从旁边的宫人手中接过“集翠裘”,将这件珍品披在张昌宗身上,赏赐给他了。乐得张昌宗不停地给女皇捶起背来。

第四天,午饭后,狄仁杰进宫面见女皇商讨军国大事。狄仁杰把自已的主张说出,正合女皇心意,当即准奏。狄仁杰向四周看了看,告辞欲走,女皇今天心情好,就说:“狄大人,何必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的,咱君臣玩玩双陆如何?晚饭嘛,朕给你准备上一桌子。”

狄仁杰听女皇这样说,就说:“臣遵命。怎么不见张昌宗啊?”女皇就叫道:“六郎,快过来跟狄大人玩上几局。”张昌宗应声从侧室出来,与狄仁杰面对面坐下,让宫人摆上器具,玩一种叫“双陆”的游戏。所谓双陆的游戏,其实是玩一种像跳棋一样的台面球,用筷子一样的拨棍,每人每次只能拨一下台面上自已的小球,谁先将自已的二枚球攻占到对方面前的小方框中,为胜;落在最后一名的人,为输,输者要付出赌资给赢者。

他们三人玩了一阵,综合起来是平局,没有输赢。这时狄仁杰说:“臣昨天写了一天字,胳膊痛,不玩这种动手动脚的把戏了,我要跟张昌宗玩一种新游戏,动嘴动脑不动手,请皇上给我们当裁判。”

武则天也玩惯了“双陆”这样的老把戏,听狄仁杰有新颖的玩法,来了兴致:“好。朕就当好这个裁判。”她要双方下赌注。女皇问狄仁杰赌什么东西,狄仁杰说:“就赌张昌宗身上的那件皮衣。”

女皇一怔,但女皇毕竟是女皇,笑着说:“张昌宗的皮衣乃南海贡献之物,珍贵无比,你可得拿来一样不比他的衣服逊色的东西当赌注,不然你们双方相赌,可不公平哟。”

狄仁杰起身说道:“皇上放心,我能看准张昌宗的皮衣为赌注,我用来赌的东西,肯定不会比不上他的,甚至比他的高档多了。不过,我现在不能说明,皇上不信的话,我立个字据。”说罢,马上主动写了一个字据。武则天一看,纸上写道:“狄仁杰愿意赌出的物品是:十年之功炼成,普天之下唯一正宗,上朝堂皇帝见了高兴,带到民间颇有威风。”

女皇一看纸上写出的物品,心想这东西可真不简单,莫非是件稀有之宝,他真的有这样的宝吗?但以狄仁杰的人品,决不会凭空信口开河的。就把字据给张昌宗看,张昌宗看了狄仁杰写出的东西,虽然不明白是啥东西,但是觉得绝不是一般物品,就说好的。

女皇只好让他们用各自的赌注开始玩。规矩是:三局二胜者为赢。

狄仁杰让张昌宗跟他一同站起来。狄仁杰说:“新游戏是我提出来的,所以我先作示范解说,然后出题。”张昌宗说好。狄仁杰让宫女拿来笔墨,他用笔在两个纸板上各写出了一个“站”和一个“坐”字。

他把两个纸板拿在手上,对张昌宗招招手说:“你先往前走五步。”张昌宗就往前走了五步,来到了狄仁杰面前。狄仁杰对着他耳朵大声说:“现在开始,你做动作,我来猜。”因为对着耳朵说话,张昌宗耳朵被震得嗡嗡的,他顿觉受了奚落,就说:“你对着我的耳朵何必那么大的声啊,我耳朵又没问题。”

狄仁杰说:“我不大声点说话,皇上如果不听清楚,还以为我搞鬼呢。好了,现在由我来猜,你是要站呢还是要坐,我举牌为答来猜。”张昌宗刚才被狄仁杰戏弄了一下,心中不快,精神有点沮丧,但他想,你猜我是站还是坐,这还不由我?腿在我身上长着呢,你肯定输。他见狄仁杰已经举起了“站”字牌,便笑着一扭身退到凳子跟前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。

“哈哈,你输了。”张昌宗见狄仁杰还举着“站”字牌,得意地大声说。

狄仁杰手一摆说:“我赢了,张昌宗你输了。虽然你现在坐在凳子上,可是我举了牌子后,你做了几个动作?本来你是站着的,可是我猜中后,你却跑到五步之外的地方去坐下来,你不是在被我猜中后反悔耍赖吗?你输了。皇上作证吧。”

这时,张昌宗才明白刚才狄仁杰让他走五步过来,是啥意思了,原来是故意让他远离凳子的,“唉!我不知不觉上了这狄老头的当了。”

武则天也只好宣布这一局张昌宗输。接着,第二局由张昌宗猜了。狄仁杰故意说:“张昌宗,快点吧,你可要努力了,老夫已经胜了一局,已占上风了,你的皮衣可危在旦夕了。”

这样越说张昌宗心越慌,在这种情况下,狄仁杰把两个字牌一起递给张昌宗,他心里更乱。张昌宗心想我若是举“站”,他要是“坐”呢;我举“坐”字牌,可他要是“站”呢,这真不好猜。突然他心念一动,于是悄悄把两个字牌背靠背,想见机行事。他暗想狄仁杰刚才没动,离凳子近,百分之七十的情况会坐,于是他把“坐”字朝前面一举。

可是,狄仁杰却站着,把一条腿一抬,来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。“哈哈,张昌宗,你又输了。”狄仁杰说:“你不是把牌子来了个背靠背,猜我是‘坐’和‘站’吗?我这既不是坐,也不是站,我一条腿在地上,一条腿抬起,这是‘走’字!你全错了吧?哈哈,你输了。我二局二胜。二局二胜者为赢。按规则快给我拿皮衣来。”

张昌宗被狄仁杰又来了个出其不意,连输了两局,一下蔫了。狄仁杰也不客气,当着女皇的面,走上前去三两下扒下张昌宗那件皮衣,拜谢了女皇,转身就走。

“狄仁杰,慢着。朕有话要说。”武则天喊道。

狄仁杰停下道:“皇上,还需要再赌吗?我可没有时间玩了啊。”女皇说:“狄仁杰,你已经赢了,皮衣归你。但是朕想弄明白刚才你是拿什么下注的?你那个宝贝到底是什么,能让朕和张昌宗见识一下吗?你得有个交代嘛!”

“噢,这个,好说好说。”狄仁杰指指自已身上的衣服说,“我下赌的那个宝贝,不是别的,就是我这件紫袍啊。”

“啊?就是你身上的紫袍?”女皇武则天一听,怔然道,“这个,这个,只是一件衣服,可是,你咋能说是十年之功才能炼成?”

“是宝啊,皇上,这就是臣心中的一件宝。我这身朝服,可真是经过十多年寒暑苦读考中进士得来的。看起来我这是一件袍子,但是,穿上入宫,是大臣朝见皇上的朝服;出外穿上,是为皇上办差安天下的官服,百姓见了谁不畏惧?普天之下江山一统,朝服自然唯此一种。可张昌宗的皮衣服,只是皇上宠幸恩施的衣服。用我代表朝廷威严的朝服,和他张六郎的赠送品赌,我还觉得不情愿呢!”

女皇听了,真是哑口无言;而张昌宗听了,却是羞愧得满面通红。

其实,狄仁杰今天进宫来,和女皇商谈国事是个借口,真正的目的,就是想弄个好办法来赢走张昌宗这件皇帝赏赐的“集翠裘”皮衣。因为,这两天张昌宗凭借着女皇的恩宠,穿着这件赏赐的世间稀有的皮衣,在外面四处张扬,谁想仔细看一下,就要付给他十两银子,这件皮衣竟然成了他搜刮钱财的手段和武器。

昨天下午,张昌宗去他哥哥张昌之的府上时,走到半路上,一个老头看到张昌宗的衣服,觉得稀奇,就多看了几眼,随从报告了张昌宗,张昌宗就要老头交出十两银子的欣赏费,老头自然拿不出来,张昌宗就让随从用赶车的鞭子,抽了老汉50鞭子,老汉被打得皮开肉绽,而张昌宗一伙则大笑着扬长而去。

狄仁杰听说了这件事,很是愤慨,这才找上门来了。经过一番斗智斗勇,最后终于达到了变相“没收”皮衣的目的。

本文标签: 狄仁杰

上一篇:狄仁杰审虎的故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