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狄仁杰智断索命荔枝案的故事

时间:2019-12-27 23:57:40编辑:琳迦

武则天神功元年,离都城长安不远的渭水县成了私盐贩子的天下。曾经有五任渭水县知县到任,结果有三任在官衙被杀,还有两任和私盐贩子同流合污,落了个斩首的下场。怎么办?当朝宰相狄仁杰不由想起门下弟子陈礼来了。

陈礼跟随狄仁杰有十多年了。论才干足能胜任,更兼武功出众,私盐贩子想杀他也不容易。狄仁杰请来吏部尚书武承嗣,说明自己的意思。武承嗣满面堆笑说:"这种事也就是国老的门生胜任。"

狄仁杰将陈礼叫来,对他说了此事。陈礼说:"学生愿去。"陈礼顿了顿,又说,"只是,昨晚我梦见自己被绑在渭水县演武场的断头桩上,被刽子手一挥两断。"狄仁杰惊问:"莫非这预示着你被匪人所害?"陈礼苦笑着摇头:"我梦见监斩官就是您,我是被朝廷所杀。"狄仁杰断然道:"我知道你为人公平正直,怎会触犯国法,这个梦不作准的。"

事情就这么定了,陈礼择日上任。过了半年光景,武承嗣急匆匆拿一沓书信给狄仁杰看:"国老,这么多百姓写信告陈礼贪赃枉法,草菅人命,看来只好让他挪挪地方了。"狄仁杰拿过来翻阅几封,呵呵笑了:"这些写信之人自称是贫贱之民,用的却是价格不菲的竹纸和徽墨。想必这是陈礼大力整治盐枭,这些人就诬告了他。"

又过了半年,满面喜气的武承嗣拿来万民伞和万民靴等物:"这些是渭水百姓送来的,说陈礼断案如神,盐枭闻风远遁。按我朝新法,考较优异可以提前升迁,看来陈礼升职指日可待啊。"狄仁杰也很高兴,他早就知道陈礼非百里之才,现在果然不负所望。

武承嗣走后,狄仁杰看着面前的东西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,这伞和靴内里都暗印商家铺号,摆明是买的现成之物,绝不是老百姓亲手缝制。难道说陈礼也被贪欲侵蚀,开始牟取这些虚假官声吗?难道说他的梦将成为现实,将来会挨朝廷的一刀?想到这里,狄仁杰再也坐不住了

狄仁杰一副商贾打扮,来到渭水县衙前。这时陈礼已到王庄勘验现场去了。有百姓告诉狄仁杰案情,说昨日县里首富王小员外购得岭南新鲜荔枝两斤,都送到了父亲王老员外房中,让婢女梅香洗净后,呈给王老员外。谁知第二天早上,王小员外去父亲房中探视,发现王老员外已然倒毙在地,梅香不知去向。

狄仁杰转身去了王庄,看到王小员外的宅院好不壮观。其实从王家吃得起荔枝这事上也能看出他的富庶,这种岭南果品采摘下来后便需要立刻马不停蹄地运送北方,才能保证新鲜,价格自然高得离谱。以狄仁杰的身份,也不过吃过一次而已。

不多时,陈礼验完尸体出了院门,王小员外恭送出来。上轿前,陈礼对王小员外说:"死者面色青紫,口鼻有血,指甲灰黑,疑似砒霜中毒,可是荔枝核经检验无毒,莫非这毒是下在了荔枝表面?梅香洗过荔枝,现在又找不到她,看来她有很大嫌疑。"

刚说到这里,就见人群中一个青衣女子拔腿就跑,王小员外惊呼一声:"她就是梅香!"县丞鲁三一听立刻带人追赶,不多时就把梅香抓了过来。没等陈礼审问,鲁三大喝一声:"你是不是在荔枝里下了砒霜?不然你跑什么?"梅香支支吾吾地说:"我刚才不过是上街买菜了,听见你们怀疑我,我才跑的。"王小员外冷笑:"买菜是厨房的事,怎会轮到你?"

梅香再也说不出话来。陈礼说:"既然是下毒案,那么毒药来源一定要查清楚,鲁县丞,你去附近药铺问下,什么人近期买过砒霜?"鲁三应命而去,不多时带来了药铺掌柜老刘。老刘指着梅香说:"此人在上个月买过砒霜三钱三,说是药老鼠,小人有账簿为证。"

梅香只有低头认罪,说王老员外为老不尊,屡次意图强暴于她,这才去药铺买来毒药,下在荔枝里。人证物证俱在,犯人又有口供,陈礼宣布把梅香打入死牢,等待刑部批示。

一件投毒杀人案片刻间审完,围观者都对陈礼交口称赞。只有一个肩上搭条袋子的汉子发出一声冷笑,狄仁杰觉得奇怪,正要上前询问,谁知这人挤出人群不见了。狄仁杰只来得及瞧清他袋子上的字,小李庄李四。

陈礼回衙,狄仁杰一直跟到衙门口,这才写了个名帖,送到了轿子里。陈礼慌忙把老师迎进衙内,狄仁杰就问起今天的案子。陈礼说:"这案子看起来很简单,破起来也容易。但我总觉得不正常。尸体中毒明显,一看便知是砒霜中毒,需要抓凶手的时候,凶手就出现了,要人证的时候有人证,要物证的时候有物证,实在太巧了。"

狄仁杰又问起万民伞和万民靴的事。陈礼苦笑:"这半年来,我审了大小十七件案子,都像今天这样轻易审结,于是乡民们就说我断案如神,还送什么万民伞万民靴,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"

这时县丞鲁三来拜,狄仁杰问起他盐枭的事,鲁三露出兴高采烈的神情来:"陈大人一上任就成立了查盐队,打掉几个私盐贩子后,就再没有盐枭出没了。"狄仁杰点头,然后说明天要去渭水各处游览一下,由鲁县丞作陪。鲁三问去哪里,狄仁杰道:"小李庄。"

到了小李庄,狄仁杰和鲁三径直来到李四的家。

李四就是发出冷笑的汉子,狄仁杰问他为何在现场冷笑,李四说:"那个梅香就是我们村的人,她父亲就住在我隔壁,是个赌鬼。去年因为输急了,才把女儿梅香卖给王家作婢。但这梅香也不是什么贞节之人,早就和王老员外睡到了一处。昨天我听梅香供说,王老员外屡次要强暴她她才下毒,所以不由发笑。"

狄仁杰听得暗暗点头,就踱到隔壁,想见见梅香父亲。却不料此人外出赶赌局去了,两人只好回衙。

陈礼听狄仁杰讲完后说:"看来梅香说了假话,案子只怕另有隐情。"鲁三却说:"不管怎样,梅香承认是她毒杀王老员外,人证物证俱在,这就足够结案了。"狄仁杰面色一冷:"只要有一处疑点就不能放过,明天重审梅香!"

第二天还没等提审梅香呢,县衙大鼓就被敲得震天响。敲鼓的是王小员外,还押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后生。原来昨晚王小员外在父亲灵前守夜,同村来帮忙的后生闲着无聊,就拉他一起喝起了酒。有个叫王林的喝醉了,大家七手八脚把他扶上床,结果发现他怀里藏着个红肚兜。王小员外平时见过梅香缝肚兜,认识就是梅香绣的,于是问他哪来的,王林酒醉之下,说是昨晚梅香所赠。事关重大,所以王小员外就将王林押到县衙来了。

陈礼问王林肚兜是哪来的。王林说他和梅香早已勾搭成奸,他经常进王府去与梅香幽会。昨晚他进去找梅香,发现梅香在外屋清洗荔枝,里屋的王老员外正裸露上身,色迷迷地瞧着梅香。荔枝洗好后,梅香外出小解,妒恨如狂的王林潜入外屋,找出梅香用来毒老鼠的砒霜,下到荔枝里,然后躲在一旁。梅香回来把荔枝送呈王老员外,王老员外吃下去就口鼻流血而死了。

这时他出来要梅香跟他一起逃走,不料梅香说自己逃走老父必受连累,不如蒙混一下。王林只好单身出逃,临走时梅香赠给了他贴身肚兜。可是第二天,梅香主动招认了投毒杀人,王林就觉得没必要再逃了,想不到酒后却露出破绽。

陈礼觉得有疑点,问:"梅香藏砒霜的地方必然极其隐秘,为何你能轻易找到?"王林说,前些日子他赴约迟到时,梅香曾拿出砒霜吓唬他,说如果变心就下毒,所以他知道藏处。陈礼又问:"肚兜一事,你只须招认通奸即可,为何要主动招认下毒?"王林痛哭失声:"梅香肯主动替我顶罪,我这七尺男儿,又怎忍心让她蒙受冤屈?"

陈礼看一眼旁坐的狄仁杰,两人便有了默契。那梅香一入王府就从了王老员外,后来又勾搭王林,以这个放荡性子决不会肯为别人顶罪的。而王林贼眉鼠眼,更不像是讲感情义气之辈。那这两人又为何肯自动承担杀头大罪?想到这里,陈礼吩咐曹三,带女犯梅香上堂对质。

不多时曹三慌里慌张上堂,说梅香在牢中自缢身亡了!陈礼急忙和狄仁杰一起到牢中验看。据女狱卒讲,今早她睡得特别沉,是被曹三叫醒的,两人一道去狱中提人,这才发现梅香自缢而亡。

上吊的绳索是梅香把衣服撕成条做的,系在头顶的铁栏上。陈礼仔细检查梅香的尸体,她舌头吐出,颈下有马蹄形紫色勒痕,的确是自缢的表征。狄仁杰站在他身后,注意到有一处异常,就是尸斑的位置聚集在脊背、后臀,按理说自缢的人,由于重量原因,尸斑应该是在下垂的手脚上。这时曹三又跑进来报告,说梅香的父亲知道自己女儿冤杀,带了一帮人冲击衙门!

狄仁杰等人出了大牢,只见众乡民在一条汉子的带领下,嘴里叫着:"我女儿冤啊,狗官你得偿命!"便和众衙役打在一处。就在这时,忽听街口传来"威武——回避",却是一队官兵到了。

来的是吏部尚书武承嗣,他是来替则天皇帝宣旨的,宰相狄仁杰久不回朝,圣上特下诏催促。狄仁杰苦笑着说,眼下这种情状自己怎能离开?武承嗣问明情况,说现在平息民愤最重要,看来只好难为陈礼了,按照本朝新政,狱中有犯人冤死,为官者当革职查办。陈礼听了,说自愿入狱。

陈礼主动入狱,众多乡民轰然而散。狄仁杰也是无法可想,只好安排把王林收监,梅香尸首暂时不要入殓,等自己回复圣上后,会同刑部再审此案。武承嗣把圣旨交给狄仁杰,说生怕这里再起民变,他要带兵留驻三五日,平息下来再回去。

狄仁杰骑马独自赶往长安,武承嗣恭送出渭水城门。等他返回县衙,便对鲁三使了个眼色。鲁三心领神会,下去不多时,梅香父亲又纠结多人打上衙来。武承嗣令人押上陈礼,对他说:"民变闹得越来越大,看来等不及刑部批文了,陈兄对不住了。"陈礼苦笑一声:"我早就做过这样一个噩梦,如今梦果然成真了。"

追魂炮一响,陈礼被押到演武场,追魂炮二响,刽子手提刀上台,只要追魂炮三响,陈礼就要人头落地。就在这时,一匹马驰进演武场,大喊一声:刀下留人!正是去而复返的狄仁杰。

武承嗣不由暗暗叫苦,不过表面上还掉了两滴眼泪,才说:"国老,这是不得已啊。"狄仁杰冷哼一声:"这件案子疑点重重,所以我出了城又折了回来。我问了闹事的乡民,得知他们是受人雇用,每闹一天得钱两贯,而雇主,不是梅香父亲,正是王小员外!"

狄仁杰接着说:"我又去找药铺掌柜老刘,本意是查看梅香买毒药的账簿记录,结果另外得到一条线索,就是王小员外曾经在药铺买过大量椴树皮。这种树皮除了入药之外,还可以和颜料混合染色。这样染料染在尸体上是不褪色的,除非用白醋洗。这样的话,梅香尸身上的尸斑就有解释了,也就是说她先被人仰卧着掩住口鼻闷死,然后才悬到梁上,又用椴树颜料画上马蹄形勒痕。所以尸斑出在后背和臀部,而不是手脚。为验证这一点,我又赶到停尸房,用白醋一洗,梅香尸体上的勒痕果然消失,也就是说,梅香是他杀,而不是自杀!"

武承嗣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来,忙命人放开陈礼,又要派曹三抓王小员外。狄仁杰伸手阻止:"用椴树皮伪造勒痕,造出的勒痕又是自缢特有的马蹄形,只有懂得断案的人才会。王小员外不过一个土财主,身后必有能人指点。而曹三你不但断案经年,又能自由出入死牢,悄悄给狱卒下药后,杀死梅香更是轻而易举。曹三,想必王小员外和你是一丘之貉吧。"

曹三体若筛糠,正要辩解,被武承嗣喝断:"给我抓起来!"这时陈礼过来,说要自己带人去抓捕王小员外。武承嗣答应了。狄仁杰说自己也一同去,王小员外是此案关键,不能出差错。

狄仁杰和陈礼带人去了王庄,此时正是王老员外出殡的日子。一身孝服的王小员外哭得肝肠寸断,看不出此人居然是个孝子。在衙役们搜查住宅时,有了惊人的发现,仓库里居然堆满如山的食盐,王小员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盐枭!

狄仁杰审起了王小员外,这人倒是一条好汉,自行承认是本县盐枭的瓢把子。其实陈礼来渭水治的盐枭,都是小虾米,大人物都隐藏起来了。梅香在狱中被杀一事,是他和早已勾结在一起的曹三做的,梅香父亲和乡民是他出钱鼓动的,目的就是扳倒陈礼,为被杀的盐枭兄弟报仇,至于别的,他一概不知。

回衙后,狄仁杰和陈礼发现,武承嗣居然还带着牢中的王林和曹三不辞而别了。陈礼有些不明白,狄仁杰却隐有所悟,叹道:"我有些明白了,最大的盐枭在朝堂里啊,他们这是个连环计,开始只是想向你下手,现在只怕连我都想动了。"

武则天升了早朝,赶回来的武承嗣出班奏本,他奏告渭水县知县陈礼为谋政绩,重刑逼供无辜乡民王林,让他承认因通奸泄愤,投毒杀死王老员外。武则天宣旨传证人曹三和王林,曹三上殿捧上由他所录的王林口供,上有王林的画押,并说他亲眼看见王林受刑不过,才画押的。王林撕开上衣让大家看,果然是鞭痕累累,惨不忍睹。这可不是椴树汁染的,而是真材实料的苦肉计!

武则天问王林:"你果真没有下毒吗?"王林叩头道:"草民十八岁那年想卖身入宫,所以就找刀儿匠净了身,哪来通奸杀人一说?"武则天唤来人验证,果然如此。

武则天又问武承嗣:"国老不是去渭水了吗?为何不加以制止?"武承嗣叩头道:"陈礼本就是国老的门生,这一次逼供案,卑职已把陈礼捉拿归案,可是又被国老徇私放了。如今渭水县民怨沸腾,但国老位高权重,卑职不敢不尊啊。"

武承嗣乃是武则天的侄子,现在又人证物证俱全,不由她不信,就想着狄仁杰越老越糊涂,这宰相不能再当了,侄儿处事分明,不畏权贵,顶替这个宰相也不错。至于陈礼是个小人物,秋后处斩息了民愤就是。

她刚要让上官婉儿草诏,从外面急匆匆进来一人,正是狄仁杰。武则天心想你来得正好,就把武承嗣的奏本一说,道:"国老你怎么也糊涂了?"

狄仁杰暗道好险:"臣也带来一个人证,请圣上过目。"外面押进来身披枷链的王小员外,他道:"草民有十九份买命书,请圣上御览。"买命书呈上,大意都是说立据人收了王小员外若干钱财,情愿出头顶案,以后决不反悔。武则天看得莫名其妙,这是什么意思?

王小员外讲出缘故:原来陈礼大刀阔斧一番整治,令盐枭们深恶痛绝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先是派人刺杀,不成,又出钱拉拢,还是不成,于是写信诬告,结果被狄仁杰看出破绽驳回了。这时曹三说,后台老板武承嗣指点,说既然扳不倒陈礼,就要想办法让他高升。于是本县发生的大小十七件无头案,都是盐枭们凑钱招募那些得了绝症的、想自杀的、为钱不要命的人来顶罪的。这样按照本朝考核官员的方法,陈礼就会很快高升离开渭水。

荔枝杀人一案,其实是王老员外因吃荔枝过多而出的意外。他们本意是让梅香出头顶罪,因为梅香得了绝症,想拿钱给爱赌的父亲还债。这样陈礼再立一功,就该走了。结果狄仁杰从李四那里看出破绽,他们只好走下一步棋,就是干脆致陈礼死地。先雇因被阉想自杀的王林顶罪,再让梅香自缢,以梅香受冤的名义冲击衙门,要陈礼的命。没想到梅香死到临头又反悔了,不愿意自杀,曹三和王小员外只好先闷死她,再伪造上吊自杀。就是这一点让狄仁杰看出破绽,因为尸斑不符!

这一计又失败了,但武承嗣留有后手,就是王林乃是阉人,可以轻易把以前的供词推倒,于是上京告了御状。

听到这里,武承嗣还能保持镇定,曹三已然面如土色,他质问王小员外:"亏你还说什么义气为先,现在怎么都说了出来?"王小员外还没说话,狄仁杰接口道:"因为你们杀了他父亲!那天我在老刘的药材铺子里,听到一个南方人讲,吃荔枝是要蘸着盐水吃的。

因为荔枝含糖过高,吃太多的话会口唇出血,甚至短暂昏厥,但是只要不移动身体,就会慢慢苏醒过来。我把这话讲给王小员外听,他立刻说出了真相。当时王老员外假死后,曹三便把王老员外的脸色涂青,指甲涂黑,伪造成砒霜中毒,这样难免要搬动身体,结果却致使王老员外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"

曹三听得都要瘫在地上了。忽然,他又跳起来说:"不管怎么说,陈礼半年错判一十七件案子,还是要担责。"狄仁杰微笑:"你太小瞧了我的弟子,他早已对这十七件案子动疑,所以只是断而不结,相关人犯押解到邻县监视居住,现在他们可以自由了。"

武则天见真相大白,便宣了旨:"曹三、王林送刑部量刑,王小员外举报有功,从轻发落,陈礼仍任旧职。至于武承嗣罚俸三年。"陈礼就要回渭水了,狄仁杰送行。临别时陈礼笑道:"老师还记得我当初的梦吗?竟然没有成真。"狄仁杰回应:"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你讲那个梦境的含义,其实是在提醒我:你立身正直,不怕腐蚀,但是官场凶恶,迟早会被构陷。可叹我这当朝一品,面对漆黑一团也只能尽力而为"

本文标签: 狄仁杰

上一篇:钟馗捉鬼的故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