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狄仁杰智断同面案的故事

时间:2019-12-27 23:57:43编辑:琳迦

一真一假,孰能区分,大智大勇的神探狄仁杰也遇到了麻烦……

半个月前,狄仁杰患了伤寒,这天刚有所好转,仆人侍候他起床,参军洪亮则建议到外面晒晒太阳。狄公伸了伸胳膊腿,还有些倦怠,便摆摆手道:“算了,还是看看书吧。”

狄公来到书房,刚要把积压的公文批阅一下,洪亮面带难色地进来,说:“老爷,本不想告诉你的,可人命关天,小的不敢隐瞒。”狄公放下手中的公文,道:“洪亮,但说无妨。”

洪亮递上一封信函,狄公一看原来是吏部公文,上面说平谷县县令韦大昌几日前被匪人所害,特命狄公速往追查。狄公看罢,只觉浑身发冷,原来这韦大昌自己再熟悉不过了,还曾共事过,想不到竟死于歹人之手。

狄公忙命人备马,带着洪亮和几个衙役赶到了平谷县衙。只见县衙门前一片萧瑟,守门衙役个个无精打采,见狄公来了先是一惊,仔细一看是官家人,才向里面通禀。

少时,师爷赵丙迎了出来,哭道:“狄大人,我家老爷死得好惨啊!您可一定要还他个公道啊!”

狄公安慰了几句,便由众人引进客厅。这时,韦大昌的妻子也来拜见狄公,又是一阵痛哭,狄公稍加安慰,便问案情始末。

原来,就在七天前的一个夜里,盘踞秃鸡岭的土匪突然杀进了县衙,衙役们个个措手不及,死伤不少。韦大昌听见动静,便披衣出来查看,谁知正碰上土匪,竟死在了乱刀之下。

狄公听完,只觉浑身上下直冒冷汗,忙命人带路,去勘验尸体。众人来到后院,只见几具尸体平放在那里,都是惨死的衙役。查看完毕,却不见韦大昌的尸体。师爷向屋子内一指,道:“我家老爷的尸体陈放在灵堂内。”

狄公来到灵堂,只见韦大昌由白布罩着躺在花丛中,一股浓烈的草药味扑面而来。狄公便问这是何故。赵丙赶紧解释,原来是怕尸体腐烂便撒了不少草药。

狄公点点头,伸手去揭韦大昌身上的布帘,一看吓了一跳。原来整张脸血肉模糊,甚是恐怖。狄公静默片刻,又将布帘重新罩上。

赵丙上前问道:“大人,我家老爷的案子能否侦破?”狄公道:“没有侦破不了的案件,不出三天此案可破。”赵丙要留狄公吃饭,狄公婉言谢绝,带领洪亮等人返回驿馆。

晚上,洪亮见狄公面色难看,便命人给狄公熬了一碗参汤,两人聊起了韦大昌的案子。正聊得投机,突然窗外人影一闪,狄公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汤匙差点掉在地上。

洪亮忙提刀追了出去。但见皓月当空,哪来的人影?洪亮前后转了转,便返回去。可刚进屋内,只见参汤洒了一地,窗户敞开着,狄公已然不见。洪亮只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料定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狄公被人劫持了。

洪亮吓得满头大汗,但很快又镇静下来,他走到窗台前仔细检查,只见上面还真留下了足印,便顺着追了出去,但只追出百余步便了无痕迹了。洪亮失望地坐在地上,心想要是狄公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也别活了。

正在这时,突然听到一个痛苦的呻吟声。洪亮一惊,寻声音找过去,只见月色下有一个老人。洪亮上前仔细一看,心中大喜,原来竟是狄公!

洪亮赶紧把狄公扶回屋内,只见狄公面色土灰,还受了点轻伤。洪亮忙问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狄公哑着嗓子,有点生气道:“还不是被歹人劫持了,要不是我急中生智,恐怕早成刀下之鬼了。”洪亮赶紧认罪,狄公有气无力地示意他下去。

次日,狄公很晚才起来。洪亮命人熬了碗清火汤,亲自端来。狄公喝了一口,觉得微苦,便冷着脸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你要毒死本官不成?”说完,把碗摔得粉碎。

洪亮有点吃惊,回道:“老爷,这不是你常喝的清火汤吗?小人听您嗓子哑得厉害,就命人熬了一碗。”

狄公拍了一下脑门,道:“昨夜惊着了,一时什么都忘记了,命人再做一碗来吧。”

洪亮见狄公气消了,这才大着胆子问道:“老爷,这回放哪几味药,鹿茸可否?”狄公思忖片刻道:“可以,你自己定夺吧。”

狄公喝完再次送来的清火汤,洪亮提醒道:“老爷,韦大昌的案子该如何处理?”狄公恨恨道:“这群土匪甚是凶恶,本官决定先把韦大昌的丧事办理完毕,然后请朝廷出兵剿匪。”

洪亮回道:“老爷,最近几日您的身体有恙,不如让小人代您去办理韦大昌的丧事,如何?”

狄公挠着头皮想了一下:“也好,我本不愿去那种污秽的地方,想来昨夜倒霉定与见了韦大昌几人的肮脏面目有关,你就去吧。”

洪亮听狄公说得有趣,笑道:“老爷所言极是,污秽场所少去为佳,听说在死人周围是有阴魂的。”两人又闲侃几句,洪亮便去了平谷县衙。

再说平谷县衙里,师爷赵丙正忙着办理丧事,见洪亮来了,赶紧迎上前,并问狄公为何没来。

洪亮道:“我家老爷最近患了伤寒,身体还未痊愈,特让我前来代办。”赵丙虽有些失望,可也不便说什么。

洪亮看了一下,来给韦大昌送葬的还真不少,等众人依次哀悼完了,洪亮道:“诸位,韦大人之死乃是一桩命案,还有很多证据需要采集,恳请诸位先行回避。”

众人一听与办案有关,便都主动进了里屋。等洪亮叫他们出来时,韦大昌的尸体早已被洪亮命人放入了棺中。赵丙有点不解,问道:“洪参军,还有很多法事没做,怎么就……?”

洪亮严肃道:“韦大人不是正常亡故,法事就免了,马上把韦大人入土为安吧。我和狄公还要破案,没时间耽搁。”赵丙连连称是,一切照办。

洪亮从县衙出来,没有回到驿馆,而是找个小茶楼喝起茶来,直喝到太阳偏西,这才朝驿馆走去。

狄公正等得心急,见洪亮回来,便怒气冲冲地问道: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

洪亮答道:“不是奉命给韦大昌那个狗官办理丧事去了吗?大人怎么老糊涂了?”

狄公见洪亮十分无理,正要发作。洪亮突然轻轻一拍手,从外面走进来一人,满面血污,还穿着死人的衣服。狄公见状吓得赶紧让洪亮将其赶出去。

洪亮冷笑道:“恐怕要出去的是你吧,韦大昌?”说着,指着来人道,“这个,才是真正的狄仁杰狄大人!”

只见来人把脸一抹,露出本来面目,原来竟又是一个狄仁杰。一时间,屋里两个狄仁杰,要不是穿着不同,还真是难以分清。

见事情败露,假扮狄公的韦大昌顿时恼羞成怒:“你如何知道老子是假的?”洪亮得意道:“你装得再像也只是形似,狄公没你那般粗鲁无知!”

原来,昨夜洪亮找回来的狄公确实是韦大昌假扮的,可当时洪亮并没有发现,直到第二天送清火汤时才看出破绽。那清火汤是狄公自己配制的,可韦大昌不识此汤,这让洪亮起了疑心,便试探问是否要在里面放鹿茸,韦大昌竟说可以,要知那鹿茸是大热之药,于治嗓哑有害无益,狄公深谙中药之道,怎么可能搞错?接着韦大昌更是破绽百出,还说自己怕尸体周围的秽气,那狄公一生破案无数,哪会这般迷信?

但洪亮也并不知道假冒之人就是韦大昌,逼问他又怕他狗急跳墙,于狄公不利。踌躇间,忽然想起,狄公提到过一个细节:韦大昌的尸体已隔七日有余,就算是草药处理过也不能没有一点异味。难道这里面有古怪?

于是,洪亮假装主动要求去办理丧事,乘机去检查尸体。这尸体乍一看和昨日没什么两样,洪亮正想直起身子,突然那尸体开口说话了:“洪亮,你果真长进不少,竟猜到老夫在这里睡觉。”

原来这里面躺的竟是狄公,洪亮甚是高兴,便问狄公为何在这里,狄公简单说了昨夜的惊魂经过。

原来,昨夜狄公确被韦大昌派人劫持了,劫持者正是附近秃鸡岭的土匪,名叫莫大雄。

此人偷偷把狄公带到韦大昌府上,狄公这才发现,原来韦大昌没死。韦大昌冷冷一笑道:“狄大人,没想到吧,我只是诈死。”

狄公十分震惊,问韦大昌为何要这样。韦大昌慢慢道:“狄大人,明天你就成了贪赃枉法的韦大昌,而我则成了人人敬仰的狄仁杰,你的前半生全是为本官而活。”

狄公气得两眼发直,身体渐渐栽倒下去,不省人事。韦大昌以为狄公装死,上前一探鼻息,果真没气了,再摸脉搏也不跳动。

莫大雄在一旁道:“韦大人,小人方才偷听得知,狄仁杰好像患了伤寒病,恐怕是被气死了。”韦大昌吓了一跳,赶紧掩住鼻息,站到一旁,命莫大雄将狄公脸上涂上鲜血,抬到灵堂看守。

狄公当然是装死。等到半夜,听到两个守灵的家丁闲聊起来,一个说:“还是小心点为好,说不定秃鸡岭的土匪还会杀来。”另一个却说:“咱家老爷与秃鸡岭关系向来不错,为何反目了呢?”

“肯定是分赃不均呗。”二人你一句我一句,不觉到了天明,狄公本想找机会逃走,可这时洪亮赶来了,发现了狄公。

狄公便让洪亮太阳偏西时再回驿馆,自己去办另一件事情。洪亮不好追问,便将一具衙役的尸体放入棺内,让赵丙草草埋了。

再说狄公出了县衙,径直去了秃鸡岭,原来他竟要独自去见匪首莫大雄。

此时,莫大雄正在饮酒作乐,喝得一塌糊涂。见狄公来了,还以为是韦大昌,醉醺醺地迎上前道:“韦大人,你怎么这副装束就来了?”

狄公学着韦大昌的口气故意言道:“哎,那狄仁杰狡猾得很,昨夜他是装死,我们竟没发觉。今早被他手下人给救走了,现在回过头来要收拾你我兄弟。我情急之下就穿上这身衣服,混在出城的人群里逃到这里来了。”

莫大雄乃是个粗人,一时没了主意,便问如何是好。狄公故作凶狠地说:“一不做二不休,现在他们躲在驿馆里,不如我们回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。”莫大雄连声称是。

再说,莫大雄命人抬着狄公便来到了驿馆。狄公让莫大雄等人在外面候着,听他的信号,自己则进了屋里。

这时,洪亮已经揭穿了韦大昌的身份,狄公突然现身,更是把他吓得面色土黄,战战兢兢地问:“你不是已经断脉了,怎么可能活过来,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狄公故作高声道:“我是平谷县令韦大昌啊,狄仁杰,你没想到我会回来吧?”韦大昌被弄糊涂了,一时慌了神。狄公冷冷一笑,唤道:“来人,将狄仁杰拿下!”

莫大雄等人蜂拥而入,上去就把韦大昌押了起来。狄公拿手帕卷做一团塞在了韦大昌的嘴里,急得他直向莫大雄瞪眼,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莫大雄一眼看见了洪亮,就要上前拼命,洪亮突然挥起钢刀架在狄公的脖子上,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快把刀放下,否则我杀了韦大昌!”

狄公心下暗笑,脸上却是恐惧万分,道:“听这小子的,快快放下。这里都是我们的人,谅他也不敢乱来。”

莫大雄想想也是,便命手下将兵刃放下,洪亮让他们退到旁边一个空屋中去。这时,几个衙役冲了进来,莫大雄还以为是救他们来的,不禁放声大笑,哪知那些衙役来个关门打狗,竟把他们都给绑了起来。

兵不血刃,二十几个土匪悉数被擒,莫大雄这才知道上当了。狄公换上官服,就在驿馆内升堂问案。韦大昌见大势已去,不得不从实招来。

原来,这韦大昌为官十余年,贪赃枉法,无恶不作,早有人将他举报到了朝廷。韦大昌自知在劫难逃,忽然生出一计,他想到了昔日同僚狄仁杰和自己相貌相像,一般人很难分辨,同僚们都叫他们同面人。

韦大昌拿定主意,便联合了秃鸡岭的土匪,让他们在夜里杀入县衙,杀了不少衙役,自己则乘乱装死。他知道这一地界大案都由狄仁杰负责,到时候就让狄仁杰替他去死,自己则摇身一变,成了一代清官。

可不想狄公将计就计,将他偷梁换柱的美梦打破了。狄公按律抄没了韦大昌的贪污银两,然后将他连同土匪一同押解京师。

过了几日,狄公病体痊愈,便和洪亮一起外出骑马散心,一老一少并辔而行,好不快意。

突然,洪亮想起一个问题来,问道:“老爷,小人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您是如何装死骗过韦大昌的,屏息尚可坚持一时,如何能让脉搏停止跳动呢?”

狄公笑而不答,从衣袖中取出一本书来,把它卷成一卷交给洪亮,道:“你把它紧压在腋下,看看脉搏还跳不跳。”

洪亮恍然大悟,暗自高兴又学会了一招。

本文标签: 狄仁杰

上一篇:钟馗拜母的故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