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喷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ranzhan.cn

商朝第一次迁都嚣

时间:2019-12-28 00:08:56编辑:果果

郑州商城遗址,为商朝第十位君主仲丁所建的嚣都。位于郑州市区,东起凤凰台、西到西沙口、北至花园路、南达二里岗,面积2500公顷。1950年被发现,1955年在遗址中部又发现一座周长近7公里的城垣。之后经过多次考古发掘,发现了大量的宫殿房基、小型房基、窖穴、水井、壕沟、墓葬、祭祀坑等遗迹,铸铜作坊、制陶作坊、制骨作坊、玉器作坊等遗址。出土了石器、蚌器、铜器等遗物,其中有珍贵的玉器、原始的青釉瓷尊、罕见的夔龙纹金箔、精致的象牙梳、古老的乐器石埙等。

根据碳14测定,遗址年代距今3235±90年,加之出土的遗迹、遗物,表明郑州商城遗址是早于安阳殷墟的商代中期都城。它的发现填补了安阳殷墟之前的一大段商代历史空白,丰富了研究中国古代文明的实物资料。1959年郭沫若来郑州视察时,为郑州商城题写了“郑州又是一殷墟,疑本仲丁之隞都。地下古城深且厚,墓中遗物富而殊”的诗句。它填补了商代中前期历史的空白,丰富了研究中国古代文明的实物资料。

至于郑州商代都城的地位,大众普遍认为是仲丁所迁的嚣都。原因:①从文献记载看,嚣都的地望就在郑州市区;②从仲丁迁都的情况看,嚣都就在郑州;从考古发现看,郑州二里岗期文化介于偃师二里头晚期、早商文化和殷墟晚商文化之间。因此,郑州商城只能属于商代中期的嚣都。

仲丁自亳迁于嚣,在此定都9年;仲丁之弟外壬在此定都10年。仲丁、外壬葬于嚣。

《竹书纪年》:“仲丁,名庄。元年辛丑,王即位,自亳迁于嚣,于河上。”

《竹书纪年》:“仲丁六年,征蓝夷。九年,陟。”

《竹书纪年》:“外壬,名发。元年庚戌,王即位,居嚣。邳人、姺人叛。十年,陟。”

《竹书纪年》:“河亶甲,名整。元年庚申,王即位,自嚣迁于相。”

近年来,随着文化经济的兴起,许多地方对古建筑开展恢复性维修,比如太原的晋祠,通过重建,使这些有历史价值、文化符号意义的“老建筑”,得以世代相传。但是,对已经只有传说,无从考证、或者缺少历史记载的建筑,开展所谓的“恢复性建设”,就有些本末倒置。

就拿郑州市这两座古城墙来说,该市文物部门视为“复原性展示”,以期再现3000年前商代都城城墙的基本风貌。但是,这样的“复原性”是“复”的什么“原”,能够与3000年前商代都城城墙原模原样吗?事实上,商代都城城墙究竟是什么样子,除了历史典籍中片言只语的记录,就是现代人挖掘考证的结果,这样的结果本身就是推断加臆想,而要凭如此的“结果”来搞“复原”,岂不是以讹传讹?

再说了,时代在发展,社会在前进,偌大的都市里,有没有必要把几千年前倒下来的土城墙,再扶起来?因为,现代社会已经失去了土城墙存在的社会基础,皮之不存,毛将附焉?如果说这个商代都城土城墙是文化,那么,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古城,在30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,不知道有多少建筑站起来又倒下去了,现在,是不是要把历朝历代浩如烟海的古建筑一一复原?

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,矗立起一座3300年前的土城墙,既不“协调”,也不美观,更不环保。就连当地市民也担心,黄土堆砌的古城墙会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,郑州本身就是个风沙较多的城市。

事实上,现在搞“复原性展示”也罢,搞“某某遗址”也好,大多数是商业行为支撑下的政绩冲动,是一种城市营销的手法,并不是为了保护什么,“保护”只是一个打着的旗号而已。

再逼真的庙,也是假古董,造得再好的商朝城墙,也是“山寨版”。如果真的想继承和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,把现有的建筑保护好,才是正道。

2011年5月13日,在郑州商城遗址内的东大街上,冒出了两段“仿古城墙”。据文物部门介绍,修建两段“仿古城墙”是对郑州商城遗址实施“复原性展示”工程。“仿古城墙”共分十几个层面,采用商代夯筑城墙的传统工艺夯筑而成,以期再现商代都城城墙的基本风貌。但许多市民对此颇有异议,市民认为在繁华地段弄这种“山寨版”的古城墙是瞎折腾。眼下亟须维护的是周长约5公里的商代古城墙。由于常年的风雨剥蚀,这些古城墙或墙基塌陷,或墙体脱落,加上一些单位和居民在城墙附近乱建违章建筑,造成城墙原貌破坏严重。

2012年2月22日,郑州市城南路与紫荆山路交叉口西侧,800多米长的郑州商城城墙被用黄土加高了很多,而且培得有棱有角,但也许是质量问题,在城南路和南大街交叉口西侧,用黄土培高的城墙出现了大面积的坍塌、滑坡,工人们正在进行维修。在郑州市东大街和城东路交叉口西侧100米处,原先有树有草的城墙也被黄土覆盖并加高,东大街北侧的城墙两侧,还有人为毁坏的滑坡,工人们承认土质有问题,并表示此处要重新夯土。

2013年被曝,郑州的商代城墙遗址被人挖了不少坑,成为攀岩爱好者的练手场所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在郑州市紫荆山路与商城路交叉口向东大概500米处,这段商代古城墙遗址平常聚集的老百姓最多。城墙遗址的城墙土层梯面上,布满了脚掌大小的坑,还有几个年轻人正在攀爬城墙土层。有一个年轻人助跑后爬了三四米,但因身形不稳跳了下来。两分钟后,他再次尝试,终于成功“登顶”。附近住的赵先生说,平常很多人在这里练攀岩。在城墙遗址旁锻炼身体的刘女士说,从城墙修好后,这里就成为小孩子玩耍的地方,这些坑是孩子们挖的,但是后来爬的人越来越多,就变成了攀岩场所。

郑州市商城遗址保护管理处马主任说,城墙的土是从别处拉的,在城墙上挖坑,并不算破坏文物遗址。

本文标签: 商朝